2010年成立的中国首家以应对气候变化为目的的全国性公募基金会
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缔约方会议观察员组织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成员单位
全国先进社会组织、4A级基金会
  • 中国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8号
  • 8610 84239412
  • thjj@thjj.org
首页 > 机构动态 > 基金会动态 > 正文

在沙姆沙伊赫举行的第二十七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做出了什么决定?

媒体:原创  作者:碳汇基金会
专业号:碳汇基金会
2022/11/21 19:55:19

在沙姆沙伊赫举行的第二十七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做出了什么决定?

《气候之家》(Climate Home)2022年11月20日下午5:59报道

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译

沙姆沙伊赫执行计划在支持气候受害者方面取得了突破,避免了与石油和天然气部门对抗。


在沙姆沙伊赫举行的第二十七届联合国气候大会做出了什么决定? 欧盟副主席弗朗斯·蒂默曼斯和中国气候特使解振华在Cop27闭幕式全体会议上
(图:基亚拉·沃思/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网络相册)

2022年11月20日(星期日)黎明时分,为期两周的气候峰会进入加时阶段,沙姆沙伊赫执行计划终于获得通过。

从程序上讲,在第27届缔约国会议上不会做出重大决定。但2022年多重危机的汇聚——俄罗斯战争、全球通货膨胀、新冠肺炎病毒的长尾,当然还有气候灾难——增加了每一个增量的风险。

最大的突破是对气候受害者的支持。发展中国家获得了他们争取的损失和损害基金,但条件是,向该基金支付的负担并非全部落在富裕国家政府身上。谁付费、谁受益将是Cop28的一场斗争。

然而,几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污染者造成更多的破坏。在去年的峰会上的一项旨在逐步淘汰所有化石燃料,而不仅仅是煤电的提案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埃及总统公开在场外达成了天然气协议。

这里才是关键问题的落脚点。

一、关于化石燃料

去年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26届缔约国会议上,大会主席推动“保持1.5℃的生命”,这是指巴黎协议中最雄心勃勃的温控目标。它首次将煤炭列为一个问题,各国同意逐步减少煤炭的使用。

在沙姆沙伊赫,依赖煤炭的印度试图将对能源的依赖转到其他化石燃料上。由80多个发达国家和弱势国家组成的广泛联盟抓住了这一机会,但埃及总统没有抓住这一机会。

埃及从未在草案文本中列入淘汰矿物燃料的措辞。事实上,它促进了化石天然气的发展,并在场外达成了协议。包括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内,躲在后面的国家则声称石油本身不会导致气候变化,只是排放会导致气候变化。

该文本确实提倡可再生能源,但也提倡“低排放”能源。“低排放”能源可以解释为天然气,一种燃烧时比煤炭污染少的化石燃料,或具有碳捕获和碳储存功能的化石燃料。

会议坚持了《格拉斯哥公约》关于1.5摄氏度目标和煤炭逐步淡出的规定,但并没有超出这一规定。人们认识到,1.5摄氏度的目标“需要迅速、深入和持续地减少全球温室气体排放量,到2030年,全球温室气体净排放量要比2019年减少43%”。

二、损失和损害融资

30年前,小岛屿国家和较贫穷国家开始呼吁对气候变化对其社区造成的损害进行赔偿。虽然“赔偿”成为禁忌,但他们最终在Cop27的正式议程上列入了“损失和损害”的融资。

富裕国家不愿从兜里拿钱出来,提供了保险和早期预警系统等“马赛克解决方案”。发展中国家决心获得一项新的专门基金。

欧盟首先做出了回应。他们宣布,如果扩大捐助方,并以最脆弱的发展中国家为资助目标,如果Cop27同意采取有力的减排行动,他们愿意支持建立这样一项基金。

这些条件部分得到满足,发展中国家接受了这一提议。美国和其他富裕国家也加入了进来,他们都同意“建立一个应对损失和损害的基金”

过渡委员会将调查需要什么资金以及资金应该从哪里来。它将解决是否将捐助方扩大到中国或卡塔尔等国的棘手问题,并向Cop28报告。

部分资金将通过“现有融资安排”,如开发银行或债务减免。另有一部分来自“创新来源”,这可能意味着对化石燃料、航空或航运征税。

欧盟明确规定,支持只应给予“弱势”国家,这是有待过渡委员会定义的术语。

联合国气候变化组织(UN Climate Change)的任务是在Cop28之前就这一问题举办两次研讨会,并进行汇报。

各国就如何建立一个名为圣地亚哥网络的组织达成一致,该组织将提供技术援助,以避免、尽量减少和解决损失和损害。


图片22022年11月,在巴基斯坦信德省,安妮埃法·比比抱着她5岁的女儿胡德,胡德正在发烧和胸痛
(图片:©UNICEF/UN0730453/Bashir)

三、减缓工作计划

在格拉斯哥举行的第二十六届缔约方会议上,各国指出,2030年的排放量预计将比2010年的水平高出14%。要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排放量需要下降45%。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各国同意制定一项“工作计划,在这个关键的十年里,紧急扩大和实施减排目标”。

在沙姆沙伊赫,各国就如何构建这一工作方案进行了辩论。

发达国家和弱势国家希望谈判能够长期、有力和具体。新兴经济体希望它们简短、温和与概括。

新兴经济体在签署文本时表示,该过程应该“非强制性、非惩罚性、有促进作用、尊重国家主权和国情”,并且“不会提出新的目标”。

非洲谈判代表团希望谈判持续到2030年,新兴经济体希望谈判只持续到2023年或2024年。他们妥协于谈到2026年。


图片3

交通(图片:Chris Yarzab/网络相册)

四、布里奇敦议程

过去一年,有关将数万亿美元用于绿色和气候韧性投资的严肃对话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 

巴巴多斯的米娅·莫特利在格拉斯哥首开纪录。从那时起,她的“布里奇敦议程”就有了发展势头。

拟议的国际金融体系改革是在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之外进行的。但释放急需的气候融资与联合国气候变化进程相关。

国际能源署估计,到2030年,每年需要向可再生能源投资4万亿美元,才能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仅发展中国家就需要估计5.6万亿美元才能实现2030年的目标。而不断增长的债务水平使情况变得更糟。

各国一致认为,提供此类资金需要“金融体系及其结构的转型”。

他们呼吁多边开发银行(MDB)和国际金融机构扩大和简化气候融资渠道,确保其活动有助于“大幅提高气候雄心”。这与G20专家组就此问题提出的建议不谋而合。

然而,莫特利“利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救济,即特别提款权(SDR),为减排项目提供资金”的旗舰提案并没有出现在文本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春季会议将继续讨论。


图片4

巴巴多斯岛总理米娅·莫特利(图片来源:蒂莫西·沙利文/联合国贸发会议/Flickr)

五、碳交易规则

谈判代表在格拉斯哥概述了新的全球碳交易计划的总体框架。在沙姆沙伊赫,他们充实了一些细节。

该文本创建了一个双重碳市场,根据谁购买信用额度以及交易目的的不同,采用不同的规则。

《格拉斯哥公约》禁止重复计算:如果一个国家从另一个国家购买排放信用用于实现其目标,东道国需要进行会计调整。这也适用于国际强制市场,如航空贸易计划Corsia。

在新的第二市场,碳信用被称为“减缓贡献”。一家公司可以从其他国家购买信用,而东道国无需调整其排放清单。

虽然“减缓贡献”一词表明买方不应该用这些信用去抵消自己的排放量,但也没有什么方式阻止他们这样做。活动人士警告称,这为双重主张和企业洗绿其净零承诺打开了大门。

为进行交易,技术机构就如何定义“清除量”(即从空气中吸出二氧化碳)提出了建议。许多方案涉及未经验证或有争议的流程,谈判代表将建议退回,再进一步研究。

关于国家间的双边碳交易,该文本允许政府将有关交易信息定为机密。

专家们担心,这可能会让不正当交易不受约束,并使问责制失去效力。

六、公正能源转型

能源危机成了Cop27召开时的严峻背景。许多国家提高了煤炭、石油和天然气产量,以应对短期供应紧缩。 

在沙姆沙伊赫,各国“认识到”这场能源危机突显了“能源系统迅速转型”的必要性,包括加快推广可再生能源的必要性。

富裕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达成的旨在加速煤炭转型的协议,即“能源公正转型伙伴关系”,作为加快减排的方式,被特别地提及。

在峰会开幕前两天,南非公布了一项总额840亿美元投资计划的细节,该计划旨在从煤炭转向清洁能源。它披露了人们期待已久的与富裕国家达成8.5美元协议的细节。

在巴厘岛举行的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富裕国家宣布与印度尼西亚达成了价值为200亿美元的类似协议。这些基金包括公共财政和私营部门的贡献。接下来是越南,年底前将讨论一项协议。

在第27届缔约方会议上,各国一致认为,“公正和公平的能源转型”必须以国家发展优先事项为基础,并包括社会保障和团结措施,例如为受转型影响的煤炭工人提供再培训计划和其他支持。

第二十七届缔约方会议决定制定一项关于“公正转型”的工作方案,并作为转型进程的一部分召开年度部长级圆桌会议。

七、适应

一年前,埃及将COP27称为“韧性”COP。后来,这个时髦词被“实施”取代了。

适应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对处在气候前线的群体来说一直非常重要。

但衡量适应方面取得的进展比计算碳排放量多少吨要难得多。确定全球适应目标的工作进展缓慢。

各国同意制定一个框架,以指导目标的实现并跟踪其进展。这将考虑到各国的脆弱性和应对能力,考虑水、粮食和农业与贫困等一系列主题,以及基于科学的指标、度量和目标。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委托编写一份关于适应气候变化的特别报告的提议毫无结果。

来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谈判代表沮丧地告诉《气候之家》(Climate Home),非洲谈判代表团(AGN)以徒劳无益的干预占据了麦克风。

非洲谈判代表团(AGN)关于适应问题的首席谈判代表马里亚姆·阿拉姆反驳了这一指控。相反,她表示,AGN参与该议题的“意愿”是其他组织“无法比拟的”。

斯德哥尔摩环境研究所的适应专家理查德·克莱因告诉《气候之家》:“这次会议有机会展示雄心勃勃的、变革性的适应会是什么样,但这并没有发生。”

这一议程将因缺乏资金而无济于事。

各国“严重关切地注意到”当前适应资金水平与应对气候影响所需资金间的差距,“敦促”各国“紧急大幅增加气候融资”。富国唯一提到的,到2025年将适应资金翻一番,达到400亿美元的承诺,就是要准备一份报告。


图片5

津巴布韦妇女参加气候适应研讨会(照片:SwathiSridharan/ICRISAT/网络相册)

八、气候融资

富国迟迟没有兑现其到2020年出资1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减少排放和应对气候影响的承诺。“疯狂”的定义就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做同一件事,并期望得到不同的结果。

因此,关于2025年新的集体气候融资目标的谈判进展缓慢,或许也就不足为奇了。2024年之前不会做出决定,COP27的文本主要是程序性的。

来自发展中国家的一位谈判代表将这一过程比作种葡萄。他说,葡萄收获过早并不能酿出好葡萄酒来。

沙姆沙伊赫会议商定的文本称,新目标将“考虑发展中国家的需要和优先事项”。

这不仅关系到数量,而且关系到质量。出资人更愿意为碳减排项目提供贷款,尽可能“动员”私人融资。而受援国希望获得公共赠款,尤其是对无利可图但至关重要的适应项目的赠款。辩论的主要内容将集中在二级目标和核算标准上。

发达国家正在推动扩大捐赠群体,以应对损失和破坏。在更广泛的融资谈判中,这一议题迟早会摆到桌面上来。

九、非洲的“特殊需要和情况”

非洲国家曾希望“非洲缔约方会议”能够认识到非洲采取应对气候行动的特殊需要和情况。这种地位使其能够优先获得国际支持,受到最不发达国家(包括33个非洲国家)和小岛屿发展中国家(SIDS)的喜爱。

但非洲谈判代表轩的一项提议再次遭到拒绝。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Ailac)代表轩一再主张,将特殊需要地位扩大到所有非洲国家,也应允许它们这个地区提出同样的要求。

来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国家代表团(Ailac)的智利代表,提议为不同的代表团和地区开放一个讨论其需要的空间。对此项提议没有达成共识。


图片6

霓虹灯上写着#AFRICA COP27

“在非洲召开的缔约方大会”没有满足非洲大陆的长期诉求(图:IISD/ENB | MikeMuzurakis)

阅读 280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