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汇基金 > 业界动态 > 公益组织动态 > 正文

熊有富,一线长臂猿巡护员

媒体:原创  作者:云山保护
专业号:云山保护
2019/7/23 15:37:18   

在云南无量山有一座举世闻名的长臂猿研究基地——大寨子科研基地,全世界第一个西黑冠长臂猿研究基地。大寨子科研基地得名于无量山下一个不到10户人口的小村庄,大寨子。今天,我们想跟你讲一讲熊有富,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一线长臂猿巡护员的故事。

务农还是跟猿?这是一个问题

1978年,熊有富在大寨子出生。从小猿鸣就是他生命里不可忽略的一抹光彩,作为山里长大的孩子他曾无数次跟随着父亲进山,但他从来没有见过鸣唱声的主人。小学毕业的他,遵循着父辈的人生轨迹成为一个面朝青山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在青山回荡的猿鸣的陪伴下,他靠种茶、种核桃养活着一家人。

2011年转机来临。这一年,景东自然保护区管护局与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共同展开西黑冠长臂猿代号为“G4”群的行为生态学研究,揭秘这一极其濒危的物种在野外的生存密码。进行行为生态学研究的第一步,即习惯化长臂猿家庭。野生的长臂猿非常怕人,往往人还没走近就已消失不见。习惯化是指让它们能够接受科研人员的观察研究,这是科学研究的基础。

因为熟悉地形、野外经验丰富,熊有富开始协助科研团队习惯化西黑冠长臂猿,他们仅用6个月的时间习惯化目标长臂猿家庭群,这是中国野生长臂猿研究史上的奇迹。6个月是什么概念?要知道,长臂猿群体习惯化时间一般需要花费数年。

学术研究上的奇迹对于普通人来说,并没有大到足以改变熊有富的生活。考虑到对家庭的责任,熊有富一度回到家中务农。科研团队非常需要像熊有富这样专业的野外助手协助工作。在熊有富离开的一个月内,科研团队在跟猿方面遇到了很大的问题。劝说之后,熊有富还是回到了监测队伍中。

熊有富习惯化的西黑冠长臂猿一家,他已经连续记录了它们8年的时光。这一大家子,熊有富像老朋友一样熟悉。熊有富摄

       2014年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正式成立长臂猿巡护监测队。作为大寨子科研基地的功臣,熊有富亦成为了监测队的核心巡护员。

从2014年至今,在无量山每个猿鸣延绵不绝的清晨,都有一个执着的身影穿梭于山林之间,守护着西黑冠长臂猿。

8年,60000多条行为学数据、15000公里

我与熊大哥接触的过程中,多次被他的热情打动。熊有富是年轻一辈中非常突出的巡护员,他乐于学习。在科研团队和管护局工作的影响下,他对野生动物保护的认知深刻,也很愿意把自己在野外观察的故事讲述出来。

如今保护区的巡护员大都面临青黄不接的窘境。老巡护员经验非常丰富也热爱工作,但因身体条件每况愈下,逐渐退出一线保护。与此相对的是,年轻护林员经验不够,对于保护工作并不够认可,对自然的感情也没那么深入。

                熊有富是少有的、能够用科学方法记录长臂猿行为的巡护员。牛晓炜摄

几年工作坚持下来,熊有富规范收集2014-2017年G4群长臂猿行为数据60000多条,在长臂猿生态行为研究中取到不可替代的作用;他还拍摄了长臂猿监测视频2000多段,拍摄到西黑冠长臂猿休息、移动、鸣叫、玩耍等行为视频,尤其喝水视频、交配视频、取食多种植物花、捕食鼯鼠、鸟蛋等的视频,先后多次在央视相关频道或省市县广电媒体播出,让广大民众目睹这一珍稀濒危“树冠精灵——西黑冠长臂猿”的精彩瞬间;在跟踪长臂猿的8年里他熟悉了G4家域里每一个角落,根据巡护软件的记录,熊有富在跟踪监测长臂猿的8年里约行走15000公里。


o_1dgeou4t9sgghqso1p1cq01s6r3i
景东自然保护区巡护监管系统显示,熊有富工作一般从清晨五点开始。

熊有富用8年的时间记录着G4一家的成员故事,由他与科研人员提供的一线数据,促成了一篇解密西黑冠长臂猿雌性“恋家”行为的SCI论文。如果没有对西黑冠长臂猿与这片山林的热爱,这是绝对做不到的。

G4群在这8年的时间里迎来了5次小生命的诞生,其中还遭遇了一次主雄替代的“家庭巨变”。熊有富记录下原主雄的幼子死亡、原主雄的“遗腹子”被新主雄抚养长大、新主雄三个孩子的诞生等极其珍贵的野外记录,这些记录将人类未曾了解的长臂猿世界一点点地展现出来。

他的真诚与努力,让我们对西黑冠长臂猿这种极其濒危的类人猿有更深刻的了解,为将来的长臂猿保护工作打下了重要的基础。与云山保护接触以来,熊大哥每天都会分享一线巡护的视频,通过云山保护的线上宣传平台将西黑冠长臂猿的故事带给更多的人。

今年3月以来,云山保护的微博平台传播熊有富拍摄的视频与照片,累计阅读量超45万,转发超过3万。虽然因为手机设备的原因,熊大哥拍摄像素不够理想,但城市里的粉丝们都被这群森林里的精灵打动。


IMG_3811

熊有富与G4群相伴8年,他很愿意把一线故事分享给公众,在线上有一定的影响力。 熊有富摄

相较于非洲的巡护员用血肉之躯守护野生动物的故事,熊有富所遇到的挑战或许并不那么震撼人心,但是同样真实。

一家子守护另外一家子

作为年轻一代的护林员,熊有富面对着他的家庭责任,妻子、孩子与西黑冠长臂猿一家是他生命中最为亲近的存在。他并不是一个人在守护长臂猿,支持他的妻子和家人,都是守护的一部分力量。

熊有富经常感慨,G4群的小长臂猿长大了,也很爱玩。长臂猿爸爸妈妈和他很像,但有一点不一样,它们不用操心小长臂猿上学的问题——更不用担心上下学接送孩子的问题。

熊有富的孩子在十几公里之外的村小上学,他需要在野外工作之于照顾孩子,接送上下学。现在家中的农活主要靠妻子承担,只有在追寻长臂猿之余的时间,熊有富才能回家帮忙。巡护员的工资并不高,对于这样不可避免的问题,熊有富确实是靠着对长臂猿的感情坚持下来。

他还告诉我,他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些长臂猿了。他们是彼此的陪伴,在山林之间,一个年轻人8年的时光,一家西黑冠长臂猿的变迁故事。熊有富说他会一直守护它们,这就是他能够打动我的原因。

曾经在妈妈怀里的小长臂猿,也长大了,依偎在妈妈身边有了小大人的感觉。 熊有富摄

在中国与中国人亲缘关系最近的动物就是长臂猿,然而相较于熊猫、雪豹、绿孔雀等濒危野生动物,长臂猿的公众关注度非常低。全中国仅剩下不到1200只的野生西黑冠长臂猿,全球仅有不到1300只得西黑冠长臂猿,换言之这个物种保护的最大希望与责任就在于中国。

从生态学到人文学的角度,从自然到文化的层面,西黑冠长臂猿都值得被更多人知道,而像熊有富一样十余年来坚守在一线的保护工作者更需要被大家知晓。在这里或许没有更多悲情、悲壮的英雄故事,但是为了自己所爱的“树冠精灵”们能够好好的活下去,为了这片祖祖辈辈留下的青山长存,一个平凡人与他的赤子之心也应能打动更多的人。

2019年5月,熊有富在追踪G6群时抓拍。牛晓炜摄

现在,熊有富大哥正在参加2019桃花源巡护员奖的申请。如果申请成功,熊大哥将获得桃花源生态基金会的2万元人民币奖励。我衷心祝愿熊大哥能申请成功!

 

此文仅描绘出熊大哥8年护猿工作的冰山一角,除此之外大寨子科研基地还有一群护猿人,他们和熊大哥一样在无量山林之中从小伙子干成了大叔。作为经常行走一线的我们,很希望能够记录更多他们的故事,让大家知道有人一直在坚持守护濒危的长臂猿。我们也在这里感谢无量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景东管护局、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蒋学龙老师和他研究团队的支持。

本文作者:镜羽

阅读 487
我也说两句
E-File帐号:用户名: 密码: [注册]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500字,如果您不填写用户名和密码只能以游客的身份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将在30分钟以后显示!
版权声明:
1.依据《服务条款》,本网页发布的原创作品,版权归发布者(即注册用户)所有;本网页发布的转载作品,由发布者按照互联网精神进行分享,遵守相关法律法规,无商业获利行为,无版权纠纷。
2.本网页是第三方信息存储空间,阿酷公司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服务对象为注册用户。该项服务免费,阿酷公司不向注册用户收取任何费用。
  名称:阿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联系人:李女士,QQ468780427
  网络地址:www.arkoo.com
3.本网页参与各方的所有行为,完全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有侵权行为,请权利人通知阿酷公司,阿酷公司将根据本条例第二十二条规定删除侵权作品。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和平里东街18号   邮政编码:100714

电话:010-84239412 传真:010-84238191 电子邮箱:thjj@thjj.org 网址:www.thjj.org

© 2010-2017 中国绿色碳汇基金会 保留所有权利 京ICP备11001953号-1

基于现代网站理论和E-file技术构建,配置App